吉游网提供最新游戏下载和手游攻略!

送外卖、相亲,剧本杀还能持续多久?剧本杀是什么玩法

发布时间:2024-07-05浏览:1

2020年以来,杀剧本店扩张速度很快,从盈利模式来看,线下门店受客流区域、周转率等影响,单店客流天花板有限,同时因为需要不断购入新剧本、培养优质DM(主播),连锁门店也难以快速复制,这些都是线下杀剧本店无法回避的问题。

从竞争态势看,新店涌现速度过快,新玩家的增加速度并未超过店面的增长速度,供给大于需求,杀毒店如何差异化发展,提升市场竞争力,是从业者需要攻克的难题。

面对亏损、门店倒闭,店主们在剧本杀的寒冬里努力寻找出路。

此前,深燃在《剧本杀过冬》中提到,一些门店在形式上进行拓展,寻找剧本杀之外的附加值,拓展其他类型的玩家消费,比如与KTV、酒吧、网吧等场景结合,推出个性化剧本杀;与民宿、旅游景点结合,发展旅游团等。

据深燃观察,剧本杀商店仍在努力挖掘增量收入,玩法也愈发多样。

近期,针对中小学生的杀剧本游戏层出不穷,有的带有学习属性,以历史故事为主,有的则与生活相关,内容围绕班长选举等事件展开。

一些剧本杀店家也在与交友平台合作,挖掘相亲受众群体。一些剧本杀店家推出“剧本杀相亲”概念,帮助玩家通过玩剧本杀游戏寻找相亲对象,并配合玩家进行组CP、表白恋情等操作。

疫情期间,一些店家和平台甚至开发了剧本杀“外卖业务”,即玩家不用去店里,通过线上下单就能享受DM把剧本送到家门口的服务。

解决办法总是比问题多,但杀掉脚本真的能挽救局面吗?

1.相亲剧本杀是什么

剧本杀店直接开通了相亲业务。

90后林玲是剧本杀游戏的重度粉丝,她曾在三个月内玩过100多个剧本。最初,她参加过某交友平台的单身聚会,但相亲成功率很低,经平台红娘推荐,她参加了相亲剧本杀游戏,这正是她喜欢的。

“一般来说,以相亲为目的的杀剧本类游戏,玩家往往会玩感情戏,将玩家配对成对。”林玲说。在玩游戏时,如果你喜欢某位嘉宾,可以和DM商量好,将自己和对方分到同一个CP群。在一些相亲游戏中,玩家会选择恐怖游戏。男生可以提前和DM沟通,“找机会故意吓唬一下自己喜欢的女嘉宾,给她一个展示男友力的机会,或者给自己关键线索,展示脑洞等等。”

林玲觉得这个方法很有效。在一次相亲中玩恐怖剧本的时候,剧本设定男生和女生要去一个小黑屋寻找证据。当时女生不敢去,但男生却鼓励女生。在互动过程中,她能感受到男生的偏爱。

在她看来,常规相亲,比如出去吃饭、喝咖啡,对方会隐藏自己的真实性格。而杀剧本相亲,需要你扮演角色,接受剧本设定,但真实心意会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同时,杀剧本相亲不需要额外花费金钱和时间,只要展现自己的魅力就行,更“省钱”。

从需求端来看,相亲杀剧本类节目同样有市场。

“我真的亲眼见证了好几对情侣结婚。”玩家张洋说。有一次她参加一个杀剧本的相亲游戏,一个男生当场向一个女生表白。表白过程中,“房间里无限的灯光突然变成了流星雨,既有身临其境的感觉,又很浪漫。”女生一边哭一边接受了表白。

张扬后来才知道,男孩在第一次玩杀剧本游戏时就对女孩一见钟情。之后男孩就和DM沟通,让她下次报名玩杀剧本游戏时立刻通知自己,并要求她陪自己打游戏,随时可以联系。在玩了五六局之后,男孩在玩杀剧本游戏时向女孩表白了心意。

目前,张杨还没有通过杀剧本游戏找到对象,但她对这种相亲方式还是抱有期待的,她还记得这个告白故事,这激励着她继续通过杀剧本游戏寻找对象。

一家优质交友平台的负责人告诉深燃,他们会在剧本杀店、咖啡厅、射箭馆等场所举办线下相亲活动,剧本杀店作为供应商,已经合作了不下20场。“通过这种游戏爱好,相亲嘉宾们确实可以更好地了解对方。”她说。费用方面,按照线下店家报出的价格,相亲嘉宾们基本都能接受。

北京朝阳大悦城附近一家相亲店的老板刘爱玲,从春节开始就大力推广“相亲相亲”招揽顾客。她告诉深燃,有好几位男玩家向她要了一位女玩家的联系方式。她了解到,来店里的大多是年轻玩家,在娱乐的基础上,自己可以满足玩家们的相亲需求。

她表示,如果只是个别玩家,他们会推荐情感书籍,或者帮他们交朋友,但她也发现,在剧本杀游戏开始前就明确说明这是相亲游戏并不合适,会给玩家造成压力。当然,对于明确有相亲需求的玩家,他们会直接组织相亲游戏,在朋友圈、玩家群或者网络预约平台上打上“相亲”二字,吸引玩家。

刘爱玲称,她们从今年春节到3月中旬正式推出“相亲杀剧本”的概念,已经举办了大概10场。

实际给店家带来的利润并不多,刘爱玲解释,主要目的还是为了留住玩家,“那些被相亲吸引来的玩家,下次还会再来,尝试其他有趣的书,我们可以和玩家做长期的生意。”

从玩家体验来看,相亲杀剧本也存在问题。据玩家分享,相亲杀剧本多是店铺随机匹配的陌生人,“质量”无法保证,也可能让玩家陷入尴尬的境地。

首先,选手类型和条件无法保证。林玲今年情人节参加了一场相亲剧本杀游戏,她穿着高跟鞋、连衣裙,化着全妆,满怀喜悦地等待相亲对象。到了那里,她才发现剧本配置是五名女选手、一名男选手。“这剧本就像选妃子一样”,她说,来的男生和自己想要的相亲对象相差甚远。

有些玩家过于注重相亲,导致相亲失去了娱乐性。林玲说,在这样的相亲游戏中,有男生甚至直接感慨地对DM说,“如果我没被分到某个女生的组,我就不玩了,体验没法保证。”

除了条件之外,年龄方面也很难找到合适的对象。她遇到的相亲玩家有的不到18岁,有的已经40多岁了。“如果你不是特别喜欢玩杀剧本游戏,只是想通过杀剧本游戏找对象,成功的几率并不大。”

在她看来,“相比于‘八分钟’的快速相亲,剧本杀游戏更适合有趣的灵魂。”不过,目前仍有不少在剧本杀游戏中相亲过的玩家告诉深燃,自己依然相信在剧本杀游戏中能找到另一半。

2. 你也可以叫外卖来玩剧本杀游戏

线下剧本杀门店受到地域限制,“订外卖”成为拓展市场的一种方式。

聚本社是一个在线杀毒平台,玩家可以在这里订购DM,让DM在不同的场合为玩家服务。其负责人吴嘉晨告诉深燃,他们的模式是“用手机DM服务各类玩家”。

剧本杀是什么_剧本杀是什么玩法_剧本杀是什么东西

据他介绍,他们会先培训新手DM,经过打磨和测试,只有开过30到50本书经验的DM才能接单,目前平台上有几十位兼职DM,同时他们也会和线下门店合作,配置资源,目前已经和50到60家线下杀青店合作。

聚本社DM培训负责人小明告诉深燃,春节前两周,疫情反复,线下杀青店开始关门,他意识到外卖模式会是一个机会。作为线上杀青平台,他们从接企业团建订单做起。

收费标准与线下杀剧本店一致,但玩家需额外支付DM的往返车费。吴嘉晨介绍,平台还在测试调整阶段,目前的计划是,以上海为例,分档设置收费标准,普通收费标准为128元/人起。在这个基础价位上,开了几百场游戏的资深DM,需额外收取30-50元;高端定制则需额外收取50-80元;明星DM单人价格最高可达200​​元,还有提升空间。

“DM的排名是根据能力和长相来定的,复制了网红经济。”小明说。这些DM的长相必须符合审核标准,而且往往有演艺或主持背景。

谁在消费毁掉剧本的外卖业务?

吴嘉晨介绍,订单最多的还是家庭。其次,在合作企业中,互联网行业的直播、新媒体公司对这种形式接受度比较高,此外,他们也会和民宿合作。

其中,他们与企业合作,DM报价会打包在一起,签入季度或年度框架。家庭一周大概有20单,一个月最多能开100场活动。“这部分人一般都是家里有房子的高净值用户”,他说。与民宿合作的频率比较低,一周只有两三单。

外卖模式上线至今已有三个月,周末、节假日的需求相对较多。据吴嘉晨观察,在家庭订单中,用户群体与线下杀码店的重合度只有30%-40%,还有不少空白市场值得挖掘。不过,外卖订单量整体波动较大。“今年2月,平台注册量几千单,转化率不到15%”,他表示。杀码外卖业务还在初期尝试,复购频率较低。

在剧本杀交付业务中,需要克服的挑战有很多。

相较于线下杀稿店的选址要求,杀稿外卖解决了空间问题,却没有解决杀稿店的供给侧成本。

首先是剧本的供给。吴嘉晨称,公司团队建设更偏向团队剧本,目前接到的剧本还不足以匹配。相比线下五六个小时的游戏体验,外卖服务的玩家更倾向于两三个小时的剧本。目前能满足这些条件的上游分发剧本很少,更新速度也较慢。

其次是DM的问题。一位线下杀青店的店主告诉深燃,她也想过做外卖生意,但考虑到DM外出服务,无法给店里的玩家开单,DM外出时一天最多只能服务两单,从收入上来说不划算。“我还是优先考虑线下店。”她说。

剧本杀从业者高华对外卖模式并不看好,她表示,“作为初创项目,小时数投入回报率较低,做外卖还要发工资、买剧本,甚至还要交房租,加上各种费用,外卖业务的利润率本来就很低。”

对于平台上兼职的DM,她举了一个例子:一个DM上门服务,包括路途,每天要花七八个小时,而DM个人收入每趟才一百多元,一个月也就三四千元。“收入低会影响DM的质量和服务。”她说。

即便只做线上业务,不投入线下成本,剧本也需要投入不菲。黑炭有品平台数据显示,正版盒装剧本均价在500元左右,精品城市限量版剧本均价在2000元左右。有一定规模的实体店通常存有数百个剧本,每月在导入剧本上的支出可达数万元。

高华和朋友们在民宿住宿时尝试预订DM服务。“每个人对想做的活动都有不同意见。经过几个小时的讨论,没有任何结果,我们取消了计划。这非常紧张,但体验并不好,”她回忆道。

此外,也需要注意DM的安全问题。小明介绍,针对此事,聚本社会首先在后台对玩家进行筛选,核实信息是否真实。接单后会与玩家充分沟通后,才让DM出去提供服务。服务过程中,客服会随时与DM保持联系。

高华说,她也想过做外卖DM的项目,但和几家线下门店沟通后发现,他们并不愿意推广这个外卖业务,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DM的人身安全得不到充分保障,只有部分门店愿意接老顾客的订单。

剧本杀行业的“外卖”模式是否可行还有待观察。

3、新的增长点是什么?

相亲杀稿、杀稿外卖给行业带来了一些想象,但实际收入并不大,为了生存,杀稿行业也做了很多尝试。

一类是与场景相结合,刺激消费。

比如,有门店推出可以边玩边喝酒的“饮酒本”,借此进行酒精促销。剧本杀门店老板朱珠在积累了一定玩家数量后,就在附近开了一家酒吧。她告诉深燃,去酒吧和玩剧本杀游戏本质上都是社交活动,虽然场景不同,但两者的顾客“可以互相混搭”。

林玲介绍,她曾在北京一家民宿玩了三天两夜的剧本杀游戏,案件线索就藏在住宿处,玩家可以沉浸于角色之中,不能叫出真名,而是叫出角色的名字。“每个人的收费至少上千元。”她说,这种民宿能包吃、包住、包娱乐,沉浸式体验比一般民宿更有特色。

将其与文旅项目相结合,是行业内较为常见的现象。

林玲介绍,据她了解,浙江台州府城景区推出“海上十二小时”项目,四川多个景区推出大型实景杀戮游戏,玩家在游玩的同时,还可以沉浸在杀戮游戏中。比如,就有结合敦煌历史的剧本。“旅行不只是看景点,而是能在身临其境的场景中梦回敦煌。”她说,这种高成本的实景杀戮游戏,门票价格在200-800元之间。

但这类剧本杀的客单价较高,复购率不稳定。一位参与过公益实景剧本杀的编剧曾告诉深燃,专门为文旅定制的剧本杀,成本高,工程浩大,一般来说主要针对游客,复购率低,回本周期一般较长。对于店主来说,在这类模式还不是主流的时候,最缺的就是剧本内容。吴嘉晨和朱珠都提到,上游发行对市场最新变化反应较慢,针对这类个性化需求的剧本目前比较少,因此店主的选择并不多。

另一大类是开发不同类型的新用户。

比如,一些教育机构正在开发教育性的杀剧本游戏,用杀剧本游戏为中小学生补充课外知识。林玲介绍,目前市面上已经有可以用来学习名著的杀剧本游戏,比如可以让你身临其境体验秦始皇、汉武帝生活的剧本。在小红书上,也有玩家介绍,目前已经有专门针对小学生跑班长、小MBA的杀剧本游戏,每场游戏收费400到800元不等。

“和教育结合,扩大学生群体,市场想象空间就大很多。但因为​​难度比较小,竞争也比较激烈,容易同质化。”高华说,这种竞争说到底还是精品剧本的竞争。

不少从业者也将目光瞄准了公司团建,这是拓展客户群体最直接的方式。不过,一位曾组织过公司团建活动的业内人士告诉深燃,公司HR在与他们合作时,更倾向于选择“团结”、“爱心”等能带动公司氛围的正能量脚本,而事实上,员工的积极性并不会太高。“公司团建脚本的复购率比较低,还需要继续拓展新的公司来推动业务”,他表示。

总体来看,这些对于脚本杀模式的探索还集中在小众玩家中,并没有吸引到广大的用户。

杀剧本所面临的困难,远超乎想象。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林玲、刘爱玲、张扬、高华、朱珠为化名。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