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游网提供最新游戏下载和手游攻略!

正直的凌宇,竟然被鬼附身了!是一时糊涂,还是故意纵容?鬼魂theghost下载

发布时间:2024-07-03浏览:1

年轻的英雄们,晚上好!

又到了每周同人小说的时间了

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雪莉红妆】的故事

创世故事:大荒金刚花古镜

玲玉独自住在西陵郊外的一个四合院里

每天半夜,我都会被一阵歌声吵醒

凌宇经过一番探索

却发现,那是一个红衣女鬼的歌声……

这背后究竟有何不可告人的秘密?

快和小甜甜一起来看看吧~

01

“摘野豌豆,摘野豌豆,野豌豆就停了。回家,回家,一年永远不会停止......”

一道悦耳的女声在黑暗中轻吟,明明是美妙柔美的声音,曲调也是清丽婉转的古乐,但不知为何,此刻却隐隐透着一丝忧伤与诡异。

“别唱了,太吵了……”睡梦中的凌宇皱着眉头嘟囔着,他有些迷迷糊糊的举起双手捂住耳朵,却还是抵挡不住耳边传来的柔和声音。

“我去的时候,杨柳摇曳,回来的时候,天正下着雨雪。”

该死,你还让我睡觉吗?

凌宇烦躁地掀开被子坐了起来,勉强抬起沉重的眼皮,环顾四周,强烈的清醒感油然而生。

歌声突然停止。

一缕淡淡的月光透过窗户照进来,幽幽地照亮了装修典雅的房间。

没有了那首悲伤又烦人的歌,房间陷入了令人不舒服的沉默。

这个白天的时候,一切正常的房间,此刻却莫名的散发出一股怪异的气息。

凌宇醒来之后虽然心情还不太好,但是武者的敏锐感知还是让他察觉到了异常。

不过,屏住呼吸探索了一阵子之后,凌宇除了周围太过安静之外,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或许他白天在幽都清剿魔族太累了,晚上又没有休息好,所以起了疑心。”凌宇这么想着,正准备躺下继续睡觉,却突然瞥见一团黑雾不知从何处悄然消散。

凌宇立刻转头锁定了黑雾的方向,却发现黑雾的来源正是床斜对面的梳妆台。

准确的说,是摆在梳妆台上的一面背面刻有凤纹的古铜菱形镜子。

灵玉的目光下意识的落在了那面菱形古镜上,却见镜子就那样静静的放在梳妆台上,似乎并没有任何的异常。

凌宇刚怀疑自己眼花了,那菱形古镜昏暗的表面,突然闪过一道奇异的暗光。

等到光芒渐渐散去之后,刚才还空着的梳妆台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红色影子。

准确的说,那是一个身穿红色长裙的女子的背影。

凌宇顿时感觉后背的汗毛都竖了起来,第一反应就是伸手去拿放在枕头旁边的弓箭。

可是,当他刚要伸出手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仿佛被某种可怕的不知名咒语固定住了,根本动弹不得。

他只能像一尊泥塑一样坐在床上,望着突然出现的红裙女子的背影,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我好像看到鬼了。

仿佛被施了魔法一般,原本暗淡的菱形镜子表面突然变得清晰了许多,清清楚楚地映出了一张美丽女子的面容。

女人仿佛完全不知道这根羽毛的存在,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镜子用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胭脂和其他东西开始化妆。

桃花脸上扑着淡粉,用靛蓝仔细地画着柳眉,樱桃唇上点缀着胭脂,眉心处贴着现在流行的花黄。

她的头发梳理得很整齐,在头顶扎成一个精致的发髻。

最后,她用纤巧的手,将一根凤牡丹纹的玉簪插入其中。

打扮完毕之后,她本来就很美丽的脸庞,经过精心的化妆,看起来更加光彩夺目。

随后,红衣女子缓缓站起,缓缓走到半开的窗前,停下脚步,抬头望向远方,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人。

屋子里又一次响起了那美妙而悠扬的歌声:“摘苕子,摘苕子,苕子就停下。回家,回家,岁月永远不会停止……”

凌宇挣扎着醒来,睁开双眼,看着窗外的灯光,那首悲伤,悠扬却又诡异的歌声依然萦绕在耳边。

过了一会儿,混乱的大脑才渐渐清晰起来。

凌宇这才发现,外面天色已经大亮,自己正躺在半个月前租住的房间里的床上,那面散发着黑雾的菱形镜子,镜前梳妆打扮的红衣女子,还有那首让他心烦意乱的悲伤歌声,全都是梦境。

可是这个梦太过诡异,太过真实。

玲玉从床上起来,洗了把脸,脑子一下子清醒了过来,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床对面的梳妆台。

一面菱形纹饰的古老铜镜,静静地躺在梳妆台上。

凌宇不用看也知道,这面铜镜的背面雕刻着一副精美的凤凰图案,虽然看上去十分古老,但却一点也不显旧,整面镜子给人一种庄严而古老的感觉。

正是那面散发着黑烟的菱形古镜,正是灵玉梦中,红衣女子穿衣时所望的那面镜子。

他之所以对这面古老的菱形镜的底细知道得这么清楚,是因为在他租下这个四合院的那天,负责把这所房子租给他的老管家特意把他拉到梳妆台前,反复叮嘱他,这面菱形镜是他家主人花高价买来的古董,让他好好保管,不要有丝毫的损坏。

能以远低于市场价的租金租下这间位于西陵市郊区的四合院,凌宇很满意,自然就答应了。

据老管家介绍,主人因年事已高,不适应中原的气候,一年前便带着家人搬到了江南定居。

他不想让庭院因长期无人照管而变得荒凉,便以极低的价格让老管家将其出租,唯一的条件是要好好保养院内的树木和屋内的家具,以免让房屋年久失修。而这面菱形古镜,正是老管家一再嘱咐要好好保管的重要物品之一。

灵玉曾经问过老管家,既然这面古镜如此珍贵,为何家主不把它带走呢?老管家回答说,这面古镜有几百年的历史,而且有灵性,放在这个院子里,可以保家宅兴旺,所以他家主人搬家的时候,才没有把它带走。

凌宇当然不相信一面镜子就能保证一家人的兴旺,但既然自己以超低的价格租到了一套满意的房子,而且房子还附带全套价值不菲的家具,自己可以什么都不用带就直接搬进去住,自然不介意帮房主好好打理房子里的所有家具和植物。

此刻的凌宇正望着那面菱形古镜,回想起了昨晚做的那个奇怪的梦,一时间他有些不确定,这个梦究竟是巧合,还是这面古镜真的有什么奇怪之处?

可他转念一想,自己乃是十一宗弟子,正气凛然,刀枪不入,连幽都的魔族都瞧不起,怎么会被一面陌生的镜子吓到呢?

不管镜中是否真的有什么恶灵,都不要去招惹他,如果真的有人瞎了眼去招惹他,不管是什么怪物,他都会一箭将对方射成灰烬,让它知道,灵宇弟子不可招惹。

按照凌宇的经验,没有什么问题是夜狼解决不了的。

如果是这样,请放置两只夜狼。

于是凌宇便出去继续扫荡西陵城附近残存的魔族,天色渐黑才回住处吃饭洗澡休息。

这才发现,古老的菱形镜子似乎不明白“有洞察力的人才是聪明的人”这个道理。

半夜时分,他再次被昨晚那美妙的歌声惊醒,睁开双眼,却发现那位穿着金线绣制的鲜红色长裙的女子凭空出现在了梳妆台前。

而他,依然陷在一种无法动弹的奇怪状态中,只能坐在床边,看着红衣女子在镜子前穿戴黄花。

化完妆,红衣女子又轻声唱了起来,“我去时杨柳摇曳,如今我回来,雨雪交加……”她踏着轻盈的莲步走到窗前,一边等人,一边唱着掩饰不住忧伤的歌声。

经过昨晚的梦境,灵玉还是基本可以确定,红衣女子对自己并无敌意,甚至可能不知道他的存在,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在镜子前梳妆打扮,然后一边静静地哼唱古歌《采薇》,一边等待爱人的出现。

就在灵玉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等到了那个人的时候,大量的黑雾突然从菱形镜子之中溢出。

凌宇的精神瞬间紧张起来。

对于这种黑雾,他并不陌生,事实上,这段时间,他每天都在和这种黑雾打交道。

这团雾气和幽都魔族所散发出的邪气,不能说毫无相似之处,只能说,是一模一样的。

——这是魔气。

红衣女子也察觉了,猛地转过身,大惊失色。

然而还不等她反应过来,菱形古镜之中,突然出现了一只由黑雾组成的手。

黑手猛然伸出数尺,掐住了红衣女子白皙的脖颈,随后拖着她的身体朝着镜子那边而去。

灵玉很紧张,想要帮红衣女子摆脱那只黑手,可是身体却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那只黑手从自己身边拽过,继续被拖着朝着镜子的方向走去。

擦肩而过的瞬间,灵玉就看到红衣女子美目惊恐的看着自己,樱唇艰难的吐出两个无声的单词:“救……我……”

灵宇一时愣住了。

她能...看见我吗?

凌宇喘着气醒来,从床上坐起来,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发现,现在还是半夜。

窗外,一轮明月高悬在天空,凄冷的月光透过窗户纸静静地照进房间,仿佛给房间镀上了一层白霜。

外面虫鸣声此起彼伏,让凌宇意识到自己并不是在菱形古镜营造的梦境中,而是在现实中。

因为刚才的梦,凌宇现在一点睡意都没有了,他只好下床,点上火绒,再点上蜡烛。

随着烛光的点亮,房间里的光线终于变得更加明亮。

灵玉走到梳妆台前,低头看着面前的古老菱形镜子。

那面古老的菱形镜子,如今看起来,就像是一件普通的装饰品,除了造型更加端庄古朴,看上去更为古老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凌宇干脆伸手拿起了菱形古镜,仔细检查了几遍,也没看出什么不对劲,古镜上也没感应到什么邪气,刚才的黑雾、红衣女子、黑手,似乎只是因为白天和幽都的妖怪战斗太久,晚上才梦到这些诡异的东西。

灵玉看着古镜昏暗的表面,突然想起小时候家里的长辈曾经说过,小孩的床边不可以放镜子,因为镜子会吸收人的阳气,让小孩容易气虚,招来邪气。

凌宇一开始也不相信,可是连续两个晚上都做了几乎相同的梦,这让他开始怀疑起来。

灵宇想了想,打开了梳妆台下面的抽屉,将那面菱形古镜正面朝下放进了抽屉里,然后关上了抽屉。

既然如此的话,这面镜子大概就不会造成什么麻烦了。

灵宇想着。

这段时间他忙着和十一宗其他人一起剿灭幽都地区上次人魔大战中败退的残魔,白天已经精疲力竭,晚上根本没有精力去处理这面莫名其妙的镜子。

02

或许是因为灵玉把那面菱形古镜收进了梳妆台的抽屉里,之后的几个晚上,她再也没有做那个梦,梦到红衣女子在镜子前穿衣打扮的奇怪事情了。

没有了怪梦的干扰,这几晚他的睡眠质量出奇的好,精力很快恢复,就连白天清理残魔的速度也快了许多。

经过了七八天的时间,西陵城附近剩余的幽都妖魔终于被灵宇和其他宗门弟子清理干净。

这一日,灵宇和同门在西陵城郊巡查了大半天,却没有见到妖怪的影子,便打算好好休息一下,随后一群同门便嚷嚷着要去西陵城最大的酒楼潇湘楼喝酒。

车祸鬼魂_鬼魂theghost下载_鬼魂

凌宇本来对喝酒没什么兴趣,但在师兄弟们的催促下,也只好跟着一起去。

他自知酒量一般,所以喝得适可而止,好在同门都是酒量不错的人,也没逼他喝酒,凌宇喝了半斤竹叶青,才毫发无损地逃了出来,骑着飞马回到了城外的住处。

回到卧室之后,被一路冷风吹得头脑清醒了大半的凌宇发现自己已经清醒了。

尤其是在再次洗了个冷水澡,躺到床上之后,原本那淡淡的睡意更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然后凌宇就发现,在连续七八晚都睡得很好之后,今晚自己却失眠了,这可是罕见的现象。

而且前几天,凌宇为了在幽都和那些凶恶的魔族战斗,耗尽了自己所有的精力和体力,回到家的时候,他已经疲惫不堪,头一沾枕头就能睡着,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想别的。可今天,闲了大半天,又喝了半斤酒,凌宇的精力却十分旺盛,大脑比平时活跃了不知多少倍。此刻躺在床上,毫无睡意的他,不禁想起了前几天做的那个奇怪的梦。

梦中的红衣女子,在镜子前梳妆打扮,等待爱人的出现,而恶鬼突然出现一只黑手,将红衣女子拖进了菱形古镜之中。而红衣女子被拖进镜子之前,惊恐地对他喊着“救救我”的场景,又一次浮现在灵宇的脑海中。

不知道那红衣女子现在怎么样了。

灵玉不禁有些担心她了。

虽然她十有八九是鬼怪,但是除了打扰她睡觉之外,自始至终没有伤害过她任何,也没有丝毫要伤害她的意思。

或许她只是一个痴情的女鬼或者女妖,还在痴迷的等待着自己的爱人,根本就没有想过要伤害任何人,但是这只邪气凝聚成的鬼手,显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想到这里,凌宇就有些后悔,自己那天竟然简单粗暴的将那面菱形古镜收进了抽屉里,断绝了红衣女子向自己求助的路。

灵玉虽然不是太虚境,不具备与鬼沟通的法力,但从红衣女子被鬼手带走之前的表现来看,她应该是可以与他沟通的。

可是,从她被鬼手拖进镜中,已经过去了七八天,也不知道她现在是否安全,还有没有能力再向我求助。

身为十一宗弟子,灵宇天生心地善良。

哪怕他们是恶魔或者怪兽,他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恶鬼欺负。

与其继续担心红衣女子的情况,不如取出菱形古镜,等待她再次出现。

想到这里,凌宇便下了床,快步走到了梳妆台前,打开抽屉,将那面菱形的镜子取出来,然后又将其放回了原来的位置,并故意将镜面对准了床边。

做完这一切之后,灵玉就躺回床上,强迫自己快点入睡。

没想到,就像是被施了什么咒语一样,他越想睡觉,大脑却越兴奋,越来越没有睡意。

直到凌晨四点钟,凌宇才终于陷入了昏昏欲睡之中。

这一睡就睡到了中午,其间做了两个梦,但显然只是思绪混乱,梦境诡异,和红衣女子并没有任何关系。

凌宇有些失落,赶紧洗漱吃过早饭,便和师兄弟们汇合,继续在西陵城郊搜寻幽都孤妖。这次他们特意扩大了搜寻范围,那些幽都孤妖虽然看上去像大傻子,但大部分都不傻,见十一宗打得斗志昂扬,自己也逃脱不了,这两天已经逃回了青铜古门,再从缝隙中返回北溟。至于那些不那么聪明的,经过这几天的激战,已经被清理出去了。

于是灵宇又度过了一个悠闲的下午。

有了上次喝酒失眠的教训,他这次特意没和同门一起喝酒,而是一个人在屋后的竹林里练了半天箭,把多余的精力全部消耗了。

这次他很快就睡着了。

可是那晚我睡得很好,红衣女子并没有出现在我的梦里。

凌宇的担心越来越多,但作为物理系的学生,与恶魔沟通是他最薄弱的环节,凌宇无奈之下只能给多年的好友太虚写信求助,并通过信鹰将信送到了太虚的手中。

可是太虚如今正在千里之外的燕丘游历,等信鹰送来信之后,太虚至少还需要十天的时间才能赶回来。

这十天的时间,灵宇能做的就是白天尽可能的消耗体力,晚上早早的睡觉,被动的等待着红衣女子的出现。

或许是天意,努力的人不会失望,第四天晚上,凌宇突然觉得房间里的环境和梦里不一样,周围突然安静了下来,仿佛自己所在的空间不再是自己原来的房间,而是另一个世界,另一个时间的同一个房间。

灵玉几乎立刻就意识到了发生了什么,她翻身坐起,快速扫视着异常安静的房间,最后很快将目光锁定在了对面的梳妆台上。

就在他的目光落到梳妆台上那面古老的菱形镜子上时,镜面上突然闪过一抹奇异的暗光。

紧接着,梳妆台前那张空着的红木椅上,出现了一个熟悉的红衣女子的身影。

红衣女子抬起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打开了梳妆台上凭空出现的化妆盒,取出一把象牙梳子,开始梳理自己那一头瀑布般的黑发。

不过,这次灵玉却不打算跟着她的步伐了。

毕竟这个姐姐只会重复梳妆打扮、唱歌、等人的过程,对凌宇了解情况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帮助,而且那只邪气凝成的鬼手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凌宇实在没那么多时间浪费在这个姐姐身上。

所以,当红衣女子刚刚第三次梳理头发的时候,灵玉清了清嗓子开口道。

“这……丫头,你能不能别再在我面前装模作样化妆唱歌等爱人了,时间有限,不如开门见山,有什么委屈或者要求,直接跟我说,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尽力帮你。”

红衣女子停下了梳头的动作,良久才问道:“我的英雄,你难道不怕我吗?”

“你有什么好怕的?”凌宇忍不住笑道,“是你的穿衣动作能让我失血?还是你唱的歌有魔法攻击效果,会给我增加负面状态?”

“……”红衣女子哑口无言,仿佛被他的话噎住了,片刻后才低声道:“凡人总怕鬼,那天你收起了菱形镜子,我才没有再在镜子里现出自己的身影,我还以为那位骑士怕了我和鬼手,我最后的希望就此断绝了。”

“我可不是普通人,我是灵宇,第十一宗的弟子。”灵宇沉声说道,“别说普通鬼魂了,就算是那些极为厉害的鬼妖,也敌不过我们两个夜狼。只是我那几天太忙了,没精力去理会这鬼镜,就把它收起来了。”

红衣女子闻言,站起身来,跪下,向凌宇行礼,道:“骑士身上充满正气和阳刚之气,所以不惧怕邪魔,就连镜魔也不敢轻易靠近,只敢躲在镜子里惹是生非。幸亏我魂力虽然微弱,但并没有伤害他人的心思,所以勉强能与骑士沟通。”

“镜魔?”凌宇问道,“就是那晚魔气凝聚成的黑手吗?”

“没错。”红衣女子点头道:“它的灵力极高,我平时都被它控制,困在镜子里,唯有在月圆之夜,镜子的魔力会减弱,对我的控制力也会减弱,我才能够现身与它相遇。”

灵宇一听这话,扭头看了看窗外的明月,这才发现今晚已经是十三号了,距离十五号的满月,只有两天的时间了。

“你只有在月圆之夜才能出来,时间很紧迫。”灵玉说道,“既然时间紧迫,你就别浪费时间了,把你和镜魔之间的故事尽可能简短的讲给我听,然后告诉我该怎么对付镜魔,帮你脱困。”

“大人您放心,至少四五天之内,镜魔是不会现身的。”红衣女子说道,“我的故事很长,很多事情都难以启齿,不知道您愿不愿意让我将剩下的灵魂托付给您,让您亲身体验我这一生的经历?”

“你的意思是……被鬼附身了?”

红衣女子点头道:“放心吧,我的魂力很弱,除了施展法术,带你回顾我一生难忘的往事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还在你创造的梦境里吧?”凌宇大胆猜测了一下,然后合理地分析道:“既然这是你创造的梦境,那么你想在梦境里附身于别人,是不需要我的同意的。”

红衣女子轻轻点头:“我确实有本事,不过若是骑士不同意,我绝不会强迫你。”

“你去吧。”凌宇干脆闭上了眼睛,“我这辈子从来没被鬼附过,今天正好可以体验一下这种感觉。”

然后凌宇就发现,除了鬼魂附身的那一刻,自己全身只感觉冰冷了一瞬间,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其他的感觉。

可是,在被红衣女子附身之后,凌宇却突然发现,自己此刻竟然一身红衣,变成了红衣女子的模样。

他的大脑诡异地一分为二,一部分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是灵宇弟子,而另一部分却被红衣女子的思绪所占据,仿佛自己真的变成了红衣女子。

她此刻正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那面刻着凤凰图案的菱形古镜,缓慢而细致地梳理着自己的长发。

她的动作小心翼翼,熟练无比,没多久,她就把头发梳理整齐,然后开始在镜子前化妆。

她神色平静,手稳如磐,单从样子上看,根本看不出她此刻心里有多么的纷乱复杂。

这时已是戌时分,刚吃过晚饭。

她正在镜子前穿衣服,等待结婚刚两年多的丈夫。

她家境显赫,父亲位高权重,她又长得漂亮,刚满15岁,媒人就找上门来。

但她的心已经有了别人。

她爱的男人,是她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长得帅,又有才华,虽然家境不如她,但志向远大,绝对不是一般人。

因此,当一向宠爱她的父亲询问她对婚事的看法时,她坚定地回答:“慧娘对河郎忠心耿耿,我今生不会再嫁他人。”

她的父亲钟老臣有些犹豫,何清尚家这几年日子不好过,女儿要是嫁给他,也算是下嫁了。

不过父亲毕竟是爱女的,何清尚虽然家世不高,但长得倒是俊美,对自己心爱的女儿,也不算太丢脸。

于是,钟尚书在深思熟虑之后,同意了何清尚的建议,并将自己的女儿隆重地嫁给了他。

婚后,夫妻俩生活和睦,十分恩爱。

得益于钟尚书的帮助,何清尚的仕途十分顺利,地位迅速上升。

可惜,两人结婚不到两年,钟尚书就突发心脏病去世了。

这几个月来,慧娘感觉到丈夫开始有意无意地冷落她。

起初她以为他只是工作忙,但后来她发现,大多数时候他只是找借口不来。

每天晚上她都会盛装打扮,站在窗前,哼着他最喜欢的歌《聚野魏》,希望他早点回家。

可是,几乎每天晚上,她都要等到半夜十二点以后,醉醺醺的何朗才走进房间。

回来之后,他不再像以前一样愿意和她交流,只是喝了她送来的醒酒汤,然后就睡着了。

第二天慧娘问起,他还是那句话:“娘子别想太多,我也想早点回家,只是公务繁忙,抽不开身,您再忍耐几天,一会儿就没那么忙了。”

慧娘一开始是相信他的,后来,她还是强迫自己相信他,尽管她知道这个理由是多么的牵强。

直到今日中午,她路过花厅的时候,听到楼道外一棵茂盛的海棠树下,有两个佣人正在低声聊天。

“你知道吗?昨晚我值班,半夜师父醉醺醺地回来了……”

“这不是很奇怪吗,何府里的人都知道,老爷最近对雅音阁剧场的柱子念念不忘,每天晚上都去跟柱子鬼混,怎么会忘记家里还有个美人儿……也不知道柱子有什么好的,就算他长得再漂亮,毕竟也是个男人,怎么能跟她比呢……”

“你不明白吗?病房,我梦见他每天晚上都对我眨眨眼...”

Hui Niang站在花厅里,她的头在眼前,她的头在嗡嗡作响。

- 待续

感谢[Xue Li Hong Zhuang]的创造

在lingyu被鬼拥有之后,他看到了Huiniang的旧回忆

我没想到这个穿着红色的女人在镜子前穿着

我过去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不知道古老方式的羽毛

如何帮助她摆脱困境?

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请听下一章〜

鲜血仍然很热,让我们再次环游世界!

tianxia2官方】官方帐户现已开放

年轻的英雄可以

热点资讯